号令天下之长生金

唯一可以让你不后悔的是:现在。

Screen Shot 2016-01-03 at 22.46.35

作为一个高级白领,小明毕业二年来唯一的心事就是尽早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没错,“合适”的女朋友。

之所以纠结,是因为小明心中一直挺喜欢小丽的。小丽是小明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均留在了魔都。小丽温柔漂亮,为人贤淑,对于小明来讲唯一的不足之处在于小丽家境贫寒,老家在农村,平时挣得工资除了支付各种生活费用外,毫无保留的汇去了老家补贴家用。小明认为,如果娶了小丽,那么他们一辈子都会被房子所累。

为此,小明始终没有向小丽挑明自己的喜欢,沉默两年整。

国庆,小明约小丽吃饭逛外滩。却被告知小丽正在看房子,没空!

小明不以为然,觉得小丽太超前太不务实,没有积蓄却忙于看房。窝在集体宿舍中美美的靠着辣条过完了长假。

元旦,当一身靓丽的小丽出现在小明的集体宿舍楼下时,小明开心的抓了一把辣条冲下来。

小丽从身后掏出一个大红的信封文绉绉的说:“请小明先生务必拔冗出席!”

“这是……”小明不明就里,慌忙打开信封。“乔迁之喜!你买房子了?!”小明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呀,我付了七成,没敢付完,毕竟手里留点现金踏实点。”小丽说,“你可一定要来,小花、小红和小军他们都来的。”

“我,当然!我一定、必须来呀!”小明的脸有点发烧。此刻小明的心中甚至产生了小丽被包养之类的极大的阴影面积。

吃过晚饭,小明打了8个电话,以跟小丽的关系亲疏远近为序,围绕小丽买房一事做了8次深入调查。累计许诺下请吃8顿大餐后,小明终于搞明白了小丽的状况:小丽两年前突然开始加入炒股大军,刚开始连续亏损,啃方便面过了好几个周末。后来,就开始逐渐盈利了,而且盈利情况越来越可观,这不,两年时间就赚下了一套房子。其中2个闺蜜不经意间同时提到说有一个叫号令的对于小丽的炒股起到了很大的影响。

小明的嫉妒心瞬间就被点爆了,那个叫号令的应该是个炒股高手,说不定小丽已经芳心暗许!

第二天,小明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后,直奔2条街外的证券营业部去开户。经过一整晚的百度,小明才知道站在小丽背后名叫号令的男人,其实不止一位男人,而是一群男人!

号令天下之帝王印

YClub真正迷人之处,在于心智和账上财富的一起成长。

号令印章中秋,元月之夜。

燕京,华夏国首都。

华夏排名第十二高、燕京排名第七高的那么旺大厦之五十八层,道统控股股东大会现场,慕容秋之父慕容年暴病离世第二日。

“群龙不可一日无首,既然刚才的持股情况已经明确了,那么作为单一控股大股东,我提议,我们应该直接选出新的董事长,组建新的管理团队。否则将会影响我们的业绩和股价。竞争对手虎视眈眈,此事绝不可耽搁,亦不可马虎!”58岁的诸葛坤大手一挥,扫视了在座的8个兄弟,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慕容秋身上。

“是的,慕容兄遭此不幸,此举亦是万不得已。诸葛兄你做主吧。”左首的江南牧沉声说道。

其他老兄弟都应声附和。

一个小时后,那么旺大厦第50层新闻发布会现场。

“承蒙各位媒体朋友厚爱,同时感谢同道中人抬爱,亦非常感激公司股东兄弟的信任。今天,我们道统控股在此发布新的董事长及管理团队名单。鉴于原董事长慕容年突遇不幸,经股东会及董事会讨论选举,由在下诸葛坤出任新一任董事长兼CEO。此刻,我心情非常沉重,如何接过慕容兄的重任,如何带领老兄弟们、股东们一起创造更好的价值,创造更多的效益,我任重道远……”

主席台上,慕容秋微笑着,手臂上的黑纱黑成了一个黑洞。

与此同时,那么旺大厦大堂。徐刀拉抱着一个小小的纸箱子正接受保安的极度细致审查。一个小时前,徐刀拉正式被宣布解除CEO职务,要求即刻离开。

15分钟后,那么旺大厦门口。

诸葛阳挽着慕容秋的手,笑吟吟的对徐刀拉说:“感谢徐先生对道统控股的忠心付出,祝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

慕容秋一言不发,满眼的雾水。

“慕容,等我2年,我会帮你要回属于你的全部!”徐刀拉盯着慕容秋的眼睛。

“刀哥,你会去哪里?国内你举目无亲,会回华尔街吗?可是……”慕容秋声音极小。

“放心,等我就是。2年后的今天,我帮你要回全部!”徐刀拉转身抱着纸盒子,弹了弹衣襟,离去。

当那么旺大厦变成燕京第8高楼、华夏第15高楼的时候,华夏新闻联播及全球主流媒体、网络等同一时间播报了一条新闻:业内排名第二的久负盛名的道统控股控股股东易主!

此时正值慕容年离世2年后的中秋,元月之夜。那么旺大厦50层新闻发布会现场,主持人宣布了发布会的内容后,邀请了一个年轻人上台接受现场问答。

“请问徐刀拉先生,这两年您是否回到了华尔街,并通过华尔街的基金收购了道统控股的股份?资金是否来源于传闻中的浑水或者黑石?”

“不是。”年轻人回答很简洁。

“请问徐刀拉先生,2年前您被解雇时,是否就已经做了相应的后手?”

“不是。”同样简洁。

“请问徐刀拉先生,您是否动用了家族的资金?据我所知,您的徐氏家族不足以支撑如此大的收购。”

“不是。”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诸葛董事长的公子诸葛阳先生和慕容秋小姐的订婚日子,请问徐先生是否会出席?坊间一直在传,您跟慕容秋小姐才是青梅竹马,您可有话要说?是否有祝福要送上?”

“这是倒数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会出席订婚大典。但是我跟慕容的订婚大典。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底下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徐刀拉含笑看着全场,然后指向左边后排的一个人。

“刀哥,你是如何做到的?我知道你之前不关心股市,一心扑在经营上……”众人回首,慕容秋站立着,浅笑吟吟的问道。

“慕容,2年前我加入了号令的Y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