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令天下之帝王印

YClub真正迷人之处,在于心智和账上财富的一起成长。

号令印章中秋,元月之夜。

燕京,华夏国首都。

华夏排名第十二高、燕京排名第七高的那么旺大厦之五十八层,道统控股股东大会现场,慕容秋之父慕容年暴病离世第二日。

“群龙不可一日无首,既然刚才的持股情况已经明确了,那么作为单一控股大股东,我提议,我们应该直接选出新的董事长,组建新的管理团队。否则将会影响我们的业绩和股价。竞争对手虎视眈眈,此事绝不可耽搁,亦不可马虎!”58岁的诸葛坤大手一挥,扫视了在座的8个兄弟,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慕容秋身上。

“是的,慕容兄遭此不幸,此举亦是万不得已。诸葛兄你做主吧。”左首的江南牧沉声说道。

其他老兄弟都应声附和。

一个小时后,那么旺大厦第50层新闻发布会现场。

“承蒙各位媒体朋友厚爱,同时感谢同道中人抬爱,亦非常感激公司股东兄弟的信任。今天,我们道统控股在此发布新的董事长及管理团队名单。鉴于原董事长慕容年突遇不幸,经股东会及董事会讨论选举,由在下诸葛坤出任新一任董事长兼CEO。此刻,我心情非常沉重,如何接过慕容兄的重任,如何带领老兄弟们、股东们一起创造更好的价值,创造更多的效益,我任重道远……”

主席台上,慕容秋微笑着,手臂上的黑纱黑成了一个黑洞。

与此同时,那么旺大厦大堂。徐刀拉抱着一个小小的纸箱子正接受保安的极度细致审查。一个小时前,徐刀拉正式被宣布解除CEO职务,要求即刻离开。

15分钟后,那么旺大厦门口。

诸葛阳挽着慕容秋的手,笑吟吟的对徐刀拉说:“感谢徐先生对道统控股的忠心付出,祝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

慕容秋一言不发,满眼的雾水。

“慕容,等我2年,我会帮你要回属于你的全部!”徐刀拉盯着慕容秋的眼睛。

“刀哥,你会去哪里?国内你举目无亲,会回华尔街吗?可是……”慕容秋声音极小。

“放心,等我就是。2年后的今天,我帮你要回全部!”徐刀拉转身抱着纸盒子,弹了弹衣襟,离去。

当那么旺大厦变成燕京第8高楼、华夏第15高楼的时候,华夏新闻联播及全球主流媒体、网络等同一时间播报了一条新闻:业内排名第二的久负盛名的道统控股控股股东易主!

此时正值慕容年离世2年后的中秋,元月之夜。那么旺大厦50层新闻发布会现场,主持人宣布了发布会的内容后,邀请了一个年轻人上台接受现场问答。

“请问徐刀拉先生,这两年您是否回到了华尔街,并通过华尔街的基金收购了道统控股的股份?资金是否来源于传闻中的浑水或者黑石?”

“不是。”年轻人回答很简洁。

“请问徐刀拉先生,2年前您被解雇时,是否就已经做了相应的后手?”

“不是。”同样简洁。

“请问徐刀拉先生,您是否动用了家族的资金?据我所知,您的徐氏家族不足以支撑如此大的收购。”

“不是。”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诸葛董事长的公子诸葛阳先生和慕容秋小姐的订婚日子,请问徐先生是否会出席?坊间一直在传,您跟慕容秋小姐才是青梅竹马,您可有话要说?是否有祝福要送上?”

“这是倒数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会出席订婚大典。但是我跟慕容的订婚大典。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底下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徐刀拉含笑看着全场,然后指向左边后排的一个人。

“刀哥,你是如何做到的?我知道你之前不关心股市,一心扑在经营上……”众人回首,慕容秋站立着,浅笑吟吟的问道。

“慕容,2年前我加入了号令的YClub。”